独行少女

给自己一份好心情,让世界对着你微笑:给别人一份好心情,让生活对我们微笑,好心情是人生的财富,让好心情与我们时时相伴。

【all晴明】百鬼夜行卷——夜叉

妃君:

1.沉迷阿爸美色,但是文笔一点也写不出来

2.私设如山,平安京最强的男人怎么可能是个傻白甜,是个BOSS还差不多(不),就当是黑白晴明没分开的融合体吧

3.大天狗,雪女,三尾狐是初始式神,计划着写个初遇系列但我的脑洞.....

4.文笔差,人物OOC,慎






1.

京的周边出现了恶鬼

 

不知这话语是谁人说出,也不知这言语自何处而来

总之,等安倍晴明听到这句话的时候,各色风言风语已经传遍了朝堂,甚至严重到了京中人人自危的地步了。

 

“恶鬼?”近些时间一直报病闲于自家庭院的阴阳寮寮首闻言放下了手上的笔,抬起的水色眸子里满是兴致勃勃,“守护京的结界可并没有出现什么异常,这话是怎么传出来的?”

“我怎么可能知道,”他的对面,一下了朝就寻过来的源博雅此刻连朝服都没来得及换下,那眼神里的凝重倒是让晴明从中看出了几分源氏重臣的影子,“不过既然有这话,那么京的周围肯定是出了什么问题。”

本质上比起言辞更善武道的弓手面带认真,语意诚恳,“我这几天先去周边走一走,这段时间京的...”安全就交给你了

话语未尽,一道纸符已立于面前。

它背后,执符的阴阳师望过来的眼神中带着些许的笑意,片刻后便重新垂首执起了笔,“若是让你去了,关白大人那边我可应付不了。”

那道符纸巧然落回他手边

“既是恶鬼,那么就理应由我处理。”

 

身后就是那四季不曾枯萎的妖异樱树,安倍晴明手上动作不停,笔尖染着墨色,在画卷上勾出了一个个轮廓。

大天狗,雪女,三尾狐女...

虽是反向,但那些非人的特征仍旧让源博雅将画卷上的内容辨的清清楚楚,

——晴明的式神们

 

“要论对付妖鬼,我可比你多几分心得。”

那语气中的自信并非空穴来风,在那话声还未落地的时刻,黑羽与阴影便骤然出现在了院中。

博雅抬头,一个熟悉的脸孔进入视野

“晴明大人”

来人——大天狗,于此时恭顺的立于晴明身后。

 

2.

这次出京的历程十分顺遂

近些日子被吓破了胆子,巴不得他早日出京巡查的官员们几乎是用自己的牛车送他出去的。

而找到那个‘恶鬼’的过程...

 

出了城门没多久,连灵视都尚未开启,偶然路过一出焦色废墟的安倍晴明,望着不远处那散发着瘴气的深色身影,深深的为这次的顺利感到了些许的不适。

 

虽说是逢魔之时,但未免也太过轻易了些?

 

3.

“人类?”察觉到了陌生的灵力,那鬼好似瞬间来了兴致,几个呼吸间就已经来到了安倍晴明的面前。“还是阴阳师?怎么,居然还有胆子想要来退治本大爷吗?”

“如果你就是那只最近在京周边作恶的‘恶鬼’,”被恶鬼近了身,嗅到了满鼻腥气的阴阳师也不心急,扇柄依旧带着些悠闲的点着掌心,“那么的确如此。”

听闻此言,那鬼不怒反喜。

“有趣有趣!居然还真有人类敢对本大爷说如此笑语!”在那不知是嘲讽还是新奇的大笑过后,恶鬼脸上的笑意未减,手上却是举起了那把长枪,“看在你让本大爷开心了一把的份上,在死前把你的名字告诉我吧。”

 

对于他而言,这似乎已经算得上是仁慈了。

但出乎意料的,那个本该被吓得不知所措的弱小人类,在此刻竟没有丝毫惧怕的模样。

他甚至拒绝了这个要求

 

“这可不行,”发色较常人更为醒目的阴阳师遗憾的摇头,眼尾的晕红在余晖映衬下好似又深了几分颜色,“名即咒,若非心生信赖之人,不可随意相告。”

“不过,还有一个方法倒是不错,”敲着蝙蝠扇的手终是停下了,安倍晴明紧盯着对面恶鬼的一举一动,半玩笑似的开口,“成为我的式神的话,我的姓名生平俱告诉你也无妨。”

 

“成为你的式神?”回应这句话的,是对面恶鬼周身猛的举起的瘴气,“你倒还真是有胆子啊,阴阳师!”

“不过这样才有点意思,”他举起手中的长枪,彼岸之水如海般聚集而来,“本大爷是夜叉,在你死之前好好记住这个名字吧!”

 

能召唤彼世之物啊...

双手结成桔梗印,结界升起的同时,阴阳师心里也有了计较。

黄泉之水于守京结界犹如剧毒,这么放着不管终究是个隐患,那么就...

他抬手,灵力构造的锁链从他指尖弹出。

“我似乎有些中意你了”阴阳师平静如往的声音响起。

 

“成为我的式神吧,夜叉。”


待续(大概吧)


ps:后日谈走这里:后日谈

评论
热度 ( 135 )
  1. 独行少女妃君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独行少女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