独行少女

给自己一份好心情,让世界对着你微笑:给别人一份好心情,让生活对我们微笑,好心情是人生的财富,让好心情与我们时时相伴。

《求不得》【博晴,博雅黑化,R18,慎入】(上)

水神碧海潮生曲:

注:一篇想艹哭晴明的车,目测有狐化,捆绑,监禁play,ooc肯定的,下篇发车

(序)
  
宛若瑰丽的宝石,宛若秘境的奇花。我的爱人啊,来到我的身边吧。

(一)

那人如鹤,是被八百万神明遗落人间的谪仙风骨。

初次见他便有这般想法。 纵然彼时的他轻易降服了我的猎物,纵然彼时的他轻易得到了神乐的青睐,纵然他轻易地撩拨着我心头的恼怒与其它难以言说的思绪,还敛着他莫测又惑人的微笑。

不得不承认,他的确是强者,而且强大的羽翼里织着难以言说的美。

浅蓝色泽的广袖携着羽的洁白振翅飞舞,手捻法诀时目光炯炯,连眼尾的红都那般动人心魄。一划五芒一声咒成,便足矣令百鬼震惧,而平安宁静。

这般高洁身姿,仿佛随时将他那飘逸的羽翼轻展,然后随性地羽化仙去。

因此他的美好亦时常令我心惊。

时常被梦魇所玩弄,一片噩梦里尽是他无声无息着离我而去的模样。他仍旧是世间罕有的美好,连那如雪青丝,纸扇轻摇,连那眼尾摄人心魄的殷红都那样明艳,连那静谧的微笑都依旧长存。

只是这样的绝美再不属于我。

于是梦中惊醒,心中惊痛。定须起身和衣,将那人容颜细细端详才肯稍微心安。

被他调笑亦无所谓,只需确认他尚未弃我远走即可。

想来也感到悲哀。忠诚勇猛的源氏武士啊,舍弃皇族的人生时这样的轻松潇洒,射杀外貌可怜的妖鬼亦从容不迫,如今却被一个阴阳师所迷,失了魂魄。

所幸现在的我,正横卧在晴明的庭院廊下,品着亦入他口的陈年美酒,赏着亦入他眼的八重樱花。而我的身畔,我的世界正含着他一如既往的莫测的笑,眼尾是夕阳拂过的落霞。

一个被传为白狐之子的阴阳师,一个被称为痴傻的皇家之臣,两个被世俗遗忘的人,真是天作之合。

而这样的世界,我苟且着,庆幸着。这样一来,我也算是将你独占了吧?

(二)

然而美梦总是如此短暂,现实总是如此冰凉。

走进那片红得像以鲜血染就的枫林,我的心头便涌起莫名的焦躁。

回眸看向身后的那抹水蓝,发觉他正看着我笑得温柔。心中焦虑却不减反增,似是这种温柔即将离我远去。

事实为我印证了这般不祥的预感。

那个择人而噬的女鬼,那个披着艳俗的皮相操着刺耳的嗓音的女鬼,对着我的晴明投怀送抱,搔首弄姿。

可恶。

诛邪箭即将在那个女鬼的胸膛上噬出血洞,可却被晴明略带焦急地挡下。

那是我第一次看见晴明惶急的神色,像是林间迷途的幼鹿,漂亮的眉眼里是焦急与求助。然而这般惹人怜爱的情态,竟是为一只邪恶的女鬼而绽放。

可恶。

晴明啊,安倍晴明啊。忘你忘记你守护平安京的职责了吗?这样的恶鬼理应立即处以极刑。

我如是与他争辩,将我肮脏的自私的心思,悉数藏起。

他却闲适悠然地笑着,恰如他亘古难变的风雅:“是,是,博雅可真是个好汉子呢。”

那分明是罕有的他坦率流露的温柔,是独属于我的温暖,犹胜清河卯月来自神奈川的春风,吹醒了一整季平安京的繁樱。

可如今,这样的话语身处此情此景,竟也浅浅地织着嘲讽的意味。

我咬紧牙关,将呼之欲出的狂躁堪堪咽下。

接下来的归途,一路无话。哪怕枫叶再怎样殷红明艳,哪怕清风再怎样柔和温婉,也只有牛车的颠簸与吱呀,两个悦于风雅的人却再无声响。

匆匆回到那方庭院,却见那抹蓝色身影飞快地闪进了召唤室的侧门,连眼神都不愿予我。

是在回避我么。

心头的酸涩化作微苦。不过是萍水的缘分,而我拥有大把的岁月与他共赏春樱,同饮美酒。最后握紧他的手,任霜雪落满白首。我又何必为那不知好歹的女妖惹得晴明的不悦?

这般想着,鬼笛已然流连唇畔,雅乐随着早春的樱落了满地。

喂,晴明。这首曲子送给你,且请回到我身边吧。

(三)

然而梦境如蜉蝣,一日即逝。
  
我的美梦啊,里面有我最爱的人的身影,却连一日都难以过活。

那个令人生恶的女鬼被他自召唤室内引出,女鬼带着妖媚的笑容,矫情地娇羞着牵住晴明的手。

那双手纤细,白皙,正如它的主人,冷清而有礼,种种美好却被这个妖魔占据。

笛声微滞。

直至那个女鬼毫无廉耻地拥住晴明时,我方才些微清醒。

我看见白发蓝衣的阴阳师仅是和蔼地笑着,不再像枫叶林的邂逅,将她果决地推拒。

是啊,我彻底清醒了。

我藏起红眸深处的阴翳,按捺笛声里潜伏的杀意。

“喂,晴明,晚上一起喝酒吧。”我听见自己的声线轻快,与平素无异。

将宫廷里被称为秘辛的粉末倾入佳酿,城府深沉得令我自己都胆战心惊。

我知我已然疯魔,但我绝无悔意。

宛若瑰丽的宝石,宛若秘境的奇花。我的爱人啊,来到我的身边吧。

tbc

评论
热度 ( 1885 )

© 独行少女 | Powered by LOFTER